从“谣言”反转成真相 看官方如何当好第一信源

2017-10-16 09:09:32 来源: 大众网-《大众舆情参考》 作者: 大众网舆情分析师/吴杭霏

  原标题:

  从“谣言”反转成真相 看官方如何当好第一信源

  ——山西晋中吕鑫煤业滑坡事故带来的经验和教训

  8月11日,山西晋中和顺县吕鑫煤业A6区发生大面积滑坡。事故发生后不久,网上出现了事故中有4人死亡、5人失踪的“谣言”。随后,和顺县政府网发布消息称,该起滑坡中并无人员伤亡和机具损失,呼吁大家不要信谣传谣,并行政拘留了该名“造谣”者。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谣言”最后变成了真相。4天后,和顺县政府再次发布消息称,经调查,滑坡事故造成4人死亡,5人失踪。对于通报内容前后不一致,官方解释称系因“被企业负责人蒙蔽”。事件几经反转,将和顺县政府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舆情概述】

(网友在当地贴吧爆料的信息)

  8月12日上午,有网友在百度和顺贴吧发布《有谁知道吕鑫矿A6区发生什么大事件了?》的主题帖称,山西和顺吕鑫煤业四采区(A6区)在11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发生山体滑坡,造成六辆挖掘机司机、九辆工程车司机、一辆加油车的司机、三名现场管理人员、五名修理工当场被埋,具体人数不详,抢险面临更危险的塌落可能,无法一时将遇难人员和机械挖出,并称吕鑫煤业已经强制封锁消息,现场周围各路口封闭,抢救机械、车辆的人员出入都必须封查手机。该消息得到多个网民跟帖回复,当地部分微信群纷纷转发该消息。

(和顺县政府发布的首次通报截图)

  当日,吕鑫煤业负责人杨迎军向媒体明确表示,吕鑫煤业发生滑坡事故但无人员伤亡,也没有设备被埋。随后,和顺县政府、国土资源局也发布通告,确定未造成人员伤亡。和顺县政府外宣办工作人员也向媒体确认这一点。在此期间,又有网友向媒体反映,该事故已经挖出6具尸体,至少十几人被埋,挖掘抢险工作直到13日晚还在进行,矿方要求现场救援人员严格保密,并尽可能满足遇难人员亲属的要求。

  8月14日上午,和顺县政府再次发布公告,强调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机具损失,通告还称,网民郭某因在网络上传播吕鑫煤业发生滑坡事故造成多人死亡的不实信息,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

(和顺县政府第二次发布的通报截图)

  8月14日下午,有网民称,山西昔阳县三都村冯志宏在此次事故中遇难,在村外有给死者搭建的灵堂。该网民称,冯志宏在和顺吕鑫煤业从事加油车司机工作,事发当天被滑坡泥石流冲击致死,尸体当天就被挖出。由于矿方在赔偿金上满足了死者亲属要求,死者亲属因此三缄其口。

  8月15日,和顺县政府连发三份通报称,在市、县政府强有力的工作压力下,15日凌晨,吕鑫煤业法人代表、总经理高阳到和顺县公安局投案,供称该矿四采区A6-1采区8月11日15时-17时发生边坡滑坡事故,当时5台挖掘机被埋,其中3台已被挖出,4人死亡,5人失踪。通报称,作为企业负责人,高阳存在明显的“瞒报”行为。目前,高阳已被警方控制。随后,和顺县政府再次连发两份通告,称已对该县煤炭管理局局长就地免职,其他责任人将被依规严肃追责,并释放了警方拘留的网上发帖者;同时,山西省长、省委书记对该次事故做出重要批示,并设立了以副省长为总指挥的救援指挥部,救援工作全面展开。

  和顺县政府新闻办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13日县政府通报称该事故无人员伤亡是源自当地煤管局的消息,“我们都被他(高阳)蒙蔽了。”

(8月15日和顺县政府连发的三份通报截图)

  8月21日,山西省委办公厅、山西省政府办公厅联合发文通报称,以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牵头的事故调查组已经成立,抢险救援和事故调查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截止20日晚6点,累计清理土石14万方,排水5.7万方,目前已确认8人死亡,1人失踪,1人受伤,通报中还提到,和顺县分管副县长、县煤炭局长等5人被免职。

  8月25日,媒体从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获悉,当天救援又发现一具遇难者遗体,至此,此次事故已造成9人遇难。

  【网友反映】

  通过大众舆情监测系统可以看出,山西晋中吕鑫煤矿滑坡事故的走势呈现明显的双峰走势,两次峰值分别出现在15日“谣言”反转成真相和20日国务院安委办做出通报之后。网站、新闻和微博是该次事件的主要传播途径,三者相加占比高达76%。尤其是和顺县政府发布更正通报后,一些自媒体对当地官方短时间内两次发布内容前后不一的通报给予持续关注,《中国安全生产报》微信公号在8月16日至20日的五天时间里,三次作为重要内容报道:8月16日发文《矿难是瞒报还是谣言?和顺县政府终于发声!真相竟然是这样……》;8月19日在《一周事故警示【8.12—8.18】》头条对之前报道进行回放;8月20日发布《吕鑫煤业蓄意瞒报事故8死1失踪!被国务院安委会通报》全文。

  事件的反转也刺激着舆论场的情绪,调查不力和救援迟缓是两个主要槽点,网民和新闻评论中出现对涉事企业和当地政府一边倒的质问和指责,“这么长时间下面埋的人要是活着也该饿死啦!”“事故发生了五天才想起救援,是救援还是挖坟?”“被抓和被放的是一只猫还是一个公民?他的权利被践踏、尊严被凌辱,难道不需要道歉和追究吗?”北晚新视觉发文质问:事故发生后,和顺煤业选择了隐瞒,所有情况均为煤矿人员提供……企业在忙于“封锁消息”的同时,有没有抓住“黄金72小时”展开救援?财新网也发文指出,矿难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矿难发生,非但没有积极查清事实、展开救援,反而想法设法、绞尽脑汁掩盖真相。

  【舆情启示】

  在发生重大突发安全事件后,政府等相关部门的确需要第一时间澄清谣言,但不能“报喜不报忧”,不能只保留对自身有利的信息而过滤掉对自己不利的信息,损害政府公信力是小事,但错把有价值的信息当成“谣言”从而贻误救援时机却是大事。纵观此次山西晋中吕鑫煤业滑坡事故,最初爆料“谣言”的“造谣者”实际上披露了真相,而当地政府由起初的“辟谣者”反转成为不明真相的“造谣者”。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当地政府没有经过深入调查就轻易将涉事企业的说法作为官方定论,招致舆论的批评和指责也是必然。好在随着当地各级政府的有效介入、对事故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截至目前,山西晋中吕鑫煤业滑坡事故的舆情热度已趋于平稳,但本次事故带来的一些经验和教训值得相关部门借鉴和反思。

  经验:勇于纠错的态度促使舆情热度快速平息值得借鉴。

  此次山西晋中吕鑫煤业滑坡事故曝出的最初,由于当地政府及时“辟谣”称“无人员伤亡”,舆情最初处于高热度、低烈度的态势。但随着15日和顺县政府发布通报还原事故真相,4人死亡、5人失踪的反转“剧情”使当地政府的公信力严重受损,事件热度迅速走高出现峰值,但峰值指数并未持续即迅速回落。之所以出现这种舆情态势,小编认为,当地各级政府在事件反转后勇于纠错的态度和处置的速度是关键。在15日涉事企业吕鑫煤业负责人投案自首交代事故真相后,先是和顺县政府当天立即发布更正通报,将事故真相、伤亡人数、救援进展逐一进行还原和说明,更正了此前“无人员伤亡”的说法;随后连续发布三份通报说明救援工作进展情况,并迅速作出对分管副县长、县煤炭局长就地免职、立即释放信息爆料者的处理;山西省委、省政府也给予了高度重视,省委书记和省长作出重要批示,副省长挂帅救援指挥工作……一系列的政府介入完成了省、市、县三级联动,一定程度上修复了政府形象,有效压缩了舆论进一步发酵的空间。

  每当发生重大安全事故,舆论最为关心和关注的就是人员伤亡程度和救援工作是否及时,再大的事故若救援及时无人员伤亡,就不会掀起多么大的舆论波澜;相反,就算事故级别再小,若存在重大人员伤亡或救援缺位,也必定会引发舆论场的狂风暴雨。此次吕鑫煤业滑坡事故由最初的“无人员伤亡”到“4人死亡、5人失踪”的反转剧情,在局面尤为被动的情况下,当地官方线上线下快速反应,三级政府联动处置,打出一连串回应与问责的组合拳,虽然前期的回应存在重大失误,但后期处置做到了回应时效性高、发布内容针对性强、线下措施到位等方面,掌握了舆情处置的主导权,将被动扭转为主动,避免了舆论的进一步炒作发酵,有利于事件快速平息,值得借鉴。

  教训:未经调查就轻率“辟谣”官方如何当好第一信源值得反思。

  网络时代,信息的传播与交流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网民借助各种网络平台可以随时接触到大量来自四面八方的消息、意见和观点,因官方发布具有权威性、严谨性等属性,舆论渴望从官方发布中获得更有价值的信息,这就凸显出官方第一信源的重要性。传播学认为,信源是一切传播活动的起始点,只有具备真信源、快信源、广信源,才能及时提供具有事态进展性的信息,满足受众接受所需。官方的第一信源则有赖于深入、细致地调查取证,而不是“人云亦云”或听信涉事单位的“一面之词”,否则只会一步错步步错,后续的应对处置将花费加倍甚至几倍的力气为前期的轻率和大意买单。以此次吕鑫煤业滑坡事故为例,按照和顺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张森林的说法,之前当地政府之所以发布了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的不实消息,是因为被矿方蒙蔽,且称矿方第一时间转移伤亡人员并破坏了现场,该说法必然会遭到打脸和质疑:首先,“蒙蔽”的说法存在“推脱责任”“踢皮球”的嫌疑;其次,由于事发突然,涉事煤矿就算想封锁消息、破坏现场,但总会漏出点马脚和破绽,倘若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总会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再次,发生矿难事故,为了“大事化小”逃避责任,煤矿方面会对伤亡情况进行瞒报或少报,当地政府理应对此有所“警觉”,再加上负责此次矿难调查的煤管局长被就地免职的处理,以上种种免不了催生舆论对瞒报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质疑。大V@周蓬安 表示:山西和顺吕鑫煤业此次“矿难”最丢人现眼的地方,是暴露出当地官员为了保住自己“乌纱帽”,不惜动用公权力隐瞒真相,对待死难者冷酷无情到了非法、无耻的地步。有报告显示,当前政务微博信息公开越来越迅速,已逐步成为第一信源。如2014年@昆明发布 在暴恐、地震等事件中的及时应对、@平安北京 在多起公众人物案件中及时发布信息,都是政务微博信息公开的典范。因此,在发生重大安全生产事件后,官方应尽快搞清楚情况,调查评估伤亡情况、形成准确的调查报告,同时将真实情况公布于众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当好第一信源。

  再来说说当地官方的“辟谣”。此次滑坡事故损害了当地政府公信力事小,但是错把舆情当“谣言”贻误救援时机却是大事。在滑坡事故发生后,期间不断有网友通过网络、媒体等渠道进行爆料,在网上反映实情的郭某曾表示自己当时在现场并“愿意出来作证”,但和顺县政府并未对爆料内容的真实性进行核实证伪,郭某也直接被扣上“造谣者”的帽子,并被当地相关部门拒绝接受记者采访……在工人们性命攸关之际,相关监管部门只让涉事煤矿一方说话,却不让目睹现场情况的人说话,本应负责调查核实真相的部门不是核实真相而是掩盖真相,必然会招致舆论的谴责。如网友“姑妄谈”所说:老百姓揭发事实叫做“散布谣言”,要抓;衙门编造假话叫做“澄清真相”,没事。这些衙门哪把公信力放在眼里?哪把法制放在心上?哪把为之服务的公民放在头顶上?这种歪风一定要严肃整治!大V@周蓬安 也发文《和顺矿难,“官谣”如何处理?》指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一些地方政府过分相信手中权力,又将打压网络言论放在比救援更为重要的位置,误以为“杀光了公鸡,天就不会亮了”,没想到时不时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最终鸡飞蛋打,一些迷恋权力但却运气不佳的“蠢货”,不但因此丢了“乌纱帽”,还弄得个身败名裂甚至坐牢的下场。瞒报安全生产事故,对任何责任人都不是法外之地,依照法律法规处理才最顺民心民意。

  ▍延伸阅读:

  中青报:矿难通报反转,调查清楚前别着急辟谣

  当地政府为何要冒着公信力受损的风险为企业背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懒政心态难辞其咎。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亲自组织对矿难的调查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相比之下,直接把企业自己的调查结论拿来使用就简单得多了,只要不出大纰漏,谁也不会知道当地矿业部门究竟有没有尽责调查。此次事件的后果告诉人们,开展事故调查容不得丝毫侥幸。

  而除此之外的另一个原因,恐怕就是当地政府对来自百姓的舆论监督未摆正心态。其实,舆论监督和政府工作的目的是一致的,在查清矿难真相之前,不宜着急对汹涌的舆论进行反击和“辟谣”。辟谣固然是政府的职责所系,但是和顺县政府首先应该问问自己:辟谣的底气从哪里来?这种不等事实清晰就着急应对舆论的心态,让当地政府陷入了进退失据的窘境。

  和顺县政府受到了吕鑫煤业的“蒙蔽”确实不假,但当地政府也应从此事件中吸取教训,认真反省。政府的公信力十分宝贵,决不能被如此滥用,被某些无良企业所利用。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牛春玲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楼市调控不歇脚:限售城市扩围 租房政策密集发布

    楼市调控.jpg

    不止泉州,此前,南京、厦门、石家庄、重庆、南昌、南宁、贵阳等城市已陆续出台了限售政策。不止泉州,此前,南京、厦门、石家庄、重庆、南昌、南宁、贵阳等城市已陆续出台了限售政策。[详细]

    11-24 08-11中新网
  • 惊艳世界!不靠风不靠水 这个中国造神器发电靠这招

    中国造神器发电.jpg

    中船重工集团旗下的河柴重工历经千百次实验,终于生产出高速柴油发动机,不但意味着中国军舰将装上自己的“中国心”,引发世界轰动,而且他们还突破了另外一项技术,那就是大型气体发动机。我们平常乘坐的公交和出租车大部分都采用了气体发动机,气体发动机不仅可以...[详细]

    11-24 08-11央视财经
  • 全球最高 伊泰普水电站累计发电量达25亿兆瓦时

    据南美侨报网报道,截止22日凌晨,伊泰普水电站自1984年建成以来的累计发电量达到了25亿兆瓦时,创全球最高纪录。报道称,2017年,尽管巴西的降雨量低于历史平均水平,但预计伊泰普的发电量能够达到9400万至9500万兆瓦时,成为历史上第五高的数值。[详细]

    11-24 17-11中国新闻网
  • 热恩别科夫:“吉尔吉斯斯坦的理想选择”

    吉社会活动家瑞帕尔·热科舍耶夫评价说:“热恩别科夫经验丰富,踏实肯干,从未卷入任何阴谋或贪腐丑闻,反对派拿他没辙。”  政论家舍拉吉尔·巴克特古洛夫说,吉近几任总理中,唯独热恩别科夫能不与丑闻沾边,经历丰富而不显山露水,值得民众信赖。[详细]

    11-24 17-11新华网